玩物养志

就是个堆积&沉淀,自言自语的地方w
☆炽天使&IDOLiSH7交替刷博中☆

©玩物养志
Powered by LOFTER
 

【米优贺文】你所不知道的事

谢谢千樱寄酱送的贺文><,看完本子后再来阅读一下味道更加哟~(某种意义上的= =+

千樱寄:

    这篇是给GiaouR太太@玩物丧志的本子《sweet spice》的贺文,第一次写这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发比较合适,心一横就在今天发了_(:з」∠)_   太太的本子(注意R18ԅ(¯ㅂ¯ԅ))淘宝的预售还有哦!想要入手的小伙伴赶紧的!(虽然我没有抢到前一百(ಥ_ಥ))总之就是祝太太的本子大卖,拿到明信片(如果有的话)的小伙伴记得发发图QAQ

     本来想写重口味变成了小清新希望太太喜欢(。ò ∀ ó。)有点短小是我的错……ORZ


 

01

    百夜优一郎近来很烦恼,因为他现在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在放学后还乖乖地待在教室中奋笔疾书,看着桌面上摞得很小山一样高的参考书和各科试卷他就头昏眼花,而这一切……都是来源于面前那个对他笑眯眯的家伙!

    “我说,会长大人您应该很忙的吧?”优苦逼地停下笔,揉揉他那酸痛地近乎麻木的手。

    “嗯,是挺忙的。”米迦点点头。

    “那你快去忙吧!不用管我的,真的!”优精神一震,挺直了腰杆“贴心”地劝米迦。

    “……但是小优的事更重要哦。”米迦伸出细长的手指戳戳优的脸颊,微笑道。

    小优的内心独白都明明白白地写在脸上啦,但是这是不能退让的事哦。

    嗯……还有小优的脸颊好软,真想咬一口。

    “…………”

    优一下子就像被戳破了的气球一样瘪了下来,不,我一点也不想得到这样的特殊待遇啊ORZ。

    米迦坐在优的前一个位置,他没有调转椅子的方向,而是直接跨坐在椅子上,用双手支撑着下巴眼都不眨地看着皱眉的优,这般……嗯,画风不同的动作在学生会长做来依旧是随意养眼。

    “我变成这样都是谁害的啊。”

    优嘟囔着拿起蓝色的自动铅笔继续在草稿上写写画画,却不敢大声嚷嚷。

    米迦毫无压力地看着优一脸纠结地与试卷做斗争。

    要是与一或筱娅他们来监督他他早就撂担子走人了,奈何镇压他的是会长大人。

    现在想想或许那个光头眯眯眼的班主任就是故意的啊!

 
 

02

    “百夜优一郎同学,你的成绩很让人担忧啊。”身材矮小,体型圆润的光头中年男人一屁股坐在沙发椅上,老旧的椅子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音更让优担忧那可怜的椅子还能撑多久。

    自从优听到被叫到职工室就知道没好事,刚发下的成绩单他六科总分都没超100能有好果子吃吗?

    “六科不足100分?百夜优一郎同学你有没有认真听课学习啊?嗯?!说什么小时候在国外住这绝不是理由!英语怎么也没见你考多高分呢?”

    果不其然,话唠的班主任一坐下来就开始数落着神游天外的优,优听着这些话也是左耳进右耳出,还不如不听。

    “按照你这样的成绩以后能不能升学是个大问题,要是在不努力可能就要留级了……”班主任说的口干舌燥,拿起身边的水杯咕咚咕咚地灌下一大口水又继续说。

    “啊……真是悲剧……”看样子解放之时遥遥无期啊。优无意识地将内心独白说了出来。

    “哎,对,既然你也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就证明你还是想学好的,老师也不会轻易放弃你的……”

    班主任闭上眼不停地点头,认为百夜优一郎虽然成绩是差了点但还是个可雕之木。

    “所以老师给你找了同学帮助你学习。”本来眼睛就小的班主任此刻一笑更是见牙不见眼,眼睛都快与鱼尾纹融为一体了。

    “啊?!”

    “不用太感激老师的,哦,好像你们还认识的是吧?”

    优更想“啊?!”一句了,谁啊我还认识?

    “米迦尔同学请进来吧。”光头班主任对外头喊了一声,把职工室所有老师的目光都吸引到了门口,其中以年轻女性老师的目光最炽热。

    优顿时心如死灰。

    俗话说得好,老师都会偏爱成绩好的学生,更何况这个学生不仅成绩好还长得帅,能力更是一等一的强,虽然面对众人都是一张冷然的脸但这并不妨碍众人对他的偏爱。

    门被轻轻敲了两下,伴随着一声“老师们好”的问好,推拉门被打开了———一个身着白色笔挺制服的金发少年就这么走进了众人的眼里。

    这就是让老师引以为傲的模范学生啊。所有老师都在心中不停地感叹。

    “啊啊……怎么是米迦啊!”优大煞风景地喊道,打破了所谓的“美男图”。

    “小优你在这呢。”只一眼,冷然的米迦如冰雪消融般绽开了微笑,迈开大步几下就走到了瞥着嘴的优的身边。

    “既然你们又相互认识就更好了,麻烦米迦尔同学了。”

    光头班主任乐呵呵地笑,本来只想训斥百夜优一郎一顿的,没想到学生会会长竟然提出帮助别人的要求,虽然不是自己班的学生但也狠狠地满足了自己身为老师的那一点优秀的虚荣心。

    “帮助小优不算麻烦。”米迦除了在优面前能有点笑容外,在其他人前简直是人形制冷机。

    “…………”

    优听着两个人的你来我往整个人灵魂出窍一样石化了。

    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03

    “啊啊啊挂科算了!”

    优崩溃地扯着头发,鼻梁上的黑框眼镜也滑下了一半。

    不同于米迦的装饰性的棕色细框眼镜,优的低度近视是拜熬夜打游戏所赐。不过平常不会妨碍到看东西所以也不会特意戴眼镜,优只有不得不面对书本的时候才会记起被他扔在角落的眼镜君。

    “小优?”

    “米迦……我不想写了……”优可怜兮兮地看着米迦,以前这招百试不爽,他相信现在也一样!

    米迦眨眨眼睛,微笑道:“不行~”

    “……你、你……米迦你变了!!”

    优满心欢喜地等着米迦松口,却不料人家软硬不吃,脱口而出就是与一昨天一直在给他讲的电视剧台词,说完后反倒是自己被自己给雷到了。

    什么鬼黄金八点档家庭伦理肥皂剧啊!!

    “算了,我自己写……”

    免得米迦语不惊人死不休,米迦绝对说的出什么“小优我最喜欢你了。”这种话,所以优乖乖闭嘴,不情不愿地继续写试卷。

    刚想开口的米迦撇撇嘴,丧失了一个表白的机会。

    一时间,整间课室只有优写字的“唦唦”声,米迦也没办法,他不可能看着优留级,同一年级他天天去找优依旧还有那么多竞争对手,要是不同年纪按优的呆愣程度还不知要多多少人啊。

    真想拿个手铐把你铐起来……

    优无端端的背后一冷,总感觉大事不妙啊。

    “这,小优你写错了哦,这里应该是2√3而不是2√2。”

    一根堪称完美的手指落在了优的面前,指着自己刚写完的那道题的答案。

    “小优你的公式没用错但计算错了哦,以后注意一点就会好很多了。”

    “诶!?真的?”优一愣,赶紧翻出参考书答案对一次,也是2√3,优不爽地撇下嘴,自己再算一次,到头来发现确实是因为自己的粗心大意失误了。

    “米迦变态到不可思议啊,反过来也能看清楚。”优真心真意地感叹,自己这个家人无论是学习还是战斗都是逆天的强大,除了从某一年开始不再对自己外的其他人笑,完全就是女生爱看的那种校园白马王子嘛。

    优没有意识到自己那种酸溜溜的语气是出于什么原因。

    “小优只要努力会更厉害哦。”

    “才不会。”

    优虽然嘴上不肯承认,但心里还是有那么点小开心的,毕竟感觉自己离米迦又近了一点点。

    只有两人的课室,伴随着偶尔的拌嘴嬉闹,优发现,再枯燥无味的练习也变得有趣起来。

    是因为有名为“米迦尔”的魔法存在吗?

 
 

   

04

    “小优……”

    米迦打完电话布置完明天的任务后拉开教室的门,见到了一幅难得的画面。

    黄昏下空旷的教室中只有一人趴在课桌上眯眼,橘黄色的柔光落在纤细的身影上在地上拉出一条长长的影子。

    少年的身边堆满了各式书籍笔记,五花八门的指示贴贴了很多,走近一看发现少年睡得并不安稳,苦恼地皱着眉,或许是累极了,直接趴下来连压到笔都懒得挪开,导致手臂被笔压出一条条的痕迹,面前还有一本摊开的笔记,上面写满了乱七八糟的公式或计算过程,在角落在有一句小小的吐槽:米迦是笨蛋。

    “……呵。”会长大人忍不住笑了一下。

    “……笨蛋……呼……”优在梦中似乎也不安分,一个劲儿地说梦话。

    比起醒时的优,睡着后的优眉眼没有那么张扬,总是扬起的嘴角有些不满地嘟了起来,说说话又呷呷嘴,可疑的透明的亮晶晶的液体从嘴边流下,晕湿了垫在下面的笔记本,毫无防备又可爱无比。

    “…………”

    米迦盯着那个不断开开合合的嘴巴,想着要不要用什么来封住它呢?

    这个想法出现了三秒后就被会长大人采纳了,并且付出了行动,用嘴。

    黄昏中一个俊秀的金发少年一手撑着课桌,一手还拿着浅绿色的手机,小心翼翼地,慢慢地低头凑近那张微微张开,疑有可疑液体流出的嘴唇……

    “CHU。”

    双唇相触发生了暧昧的声音。

    米迦的心跳露了一拍,觉得向来心有成竹的他此刻也有些难以控制。

    不得不承认他现在很想扯开优的外套,扒开优的衬衫,褪下优的裤子,让一直都单纯别扭的优染上名为“百夜米迦尔”的颜色。

    米迦调整自己的呼吸,再次俯下身。

    呐,小优,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米迦用很轻的声音在优的耳边问。

    熟睡中的优感觉到耳边的热气有些难耐地哼了一声。

    “嗯……”

    米迦以为不会得到回应,听到这句后又勾起了嘴角。

    就当作是你答应了哦。

 
 

05

   在会长大人将心中的魔鬼关进牢笼后去了洗手间,而一直趴在桌子上昏睡的人的手指似乎动了一下,极力伪装的红晕在倾刻间漫上脸颊。

    “米迦……笨蛋。”

 
 

END